¥38.00

购买链接

LOFTER X SSSSwagger·COLA 一棵树的星空梦手机壳

皮不过官方逼死同人系列x
我就是觉得两个一起死不算BE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情……在加2里提到,杰克的罗盘是提亚·朵玛给他的,但是加5里……?

写在前面:

为了大家阅读方便,我高兴地重发了一次,这次是完整版x

你们要随时作好我会弃坑的心理准备。

我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算福华、互攻还是无差了。

-----------------------------------------

来自友好的知道了中考分数的lof主:目录

-----------------------------------------

 

Part 3

 

       John还没有来得及对眼前这荒谬的情况作出任何反应,手机就响了,是急促的短信提示音。

       "If convenient, please come.  SH"

       不等他按下回复键,又是一条新短信:

       "If unconvenient, come all the same.   SH"

       John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种无理取闹的语气,除了他那个傲慢的自大狂同桌还能有谁。

       "Where are you? JW"

       加上后缀纯粹是为了好玩而不是为了模仿这个愚蠢的家伙,按下发送键时John在心中默念。

       “楼上,图书馆。学我加后缀只会显得你很傻。SH”

       图书馆?!那可是在三楼!他是怎么上去的?他还拄着拐杖!!!John完全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电梯这种东西,直接冲出了教室顺着楼梯向上一路狂奔。

       推开图书馆的门,眼前的场景差点吓得他心脏停跳:敞开的窗下散落了一堆书,拐杖被扔在一边,而某个不知死活的卷毛正跨坐在窗台上,半个身子都悬挂在空中。

       "SHERLOCK!!!" John大吼着冲了过去,差点被地上的书绊倒,"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Ah, John. Glad to see you here." Sherlock懒洋洋地露出一个笑容,“能帮忙把我从窗台上弄下来吗?”

       John站在窗台下,想要直接把他拉下来——意识到那样会弄伤他打着石膏的腿——于是机智地把地上的书摞起来(这点智商他还是有的),踩到上面,两手穿过他的腋窝小心翼翼地托着把人拽了下来。天啊,这家伙看着瘦,可真是挺沉的。

       终于,Sherlock的两条腿都平安着陆,John返身抓起拐杖塞到他手里:“Mr Sherlock Holmes, 鉴于这是你在一个星期内第二次使自己身处险境,我希望你能给出一个充分合理的原因作为说明。”

       “哦,John. ” Sherlock带着戏谑的语气回答,“我并不认为我刚才的行为具有任何危险性以至于使我自己‘身处险境’。”

       John强行忍住了往这家伙脸上挥拳的冲动,毕竟是他替自己解的围,虽然方法有点……令人刮目相看。看着Sherlock拄着拐杖站稳,他踢开地上的书向门口走去:“先下楼再说。”

       电梯门才关上,John就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Sherlock难掩上扬的嘴角:“我黑进了学校的广播系统。那个定时器只是临时起意罢了。”

       如果不是看在他腿上还打着石膏的份上,John真的很想把他按在电梯门上揍一顿:“那又跟你挂在窗台上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是唯一一个我能清晰地观察到你们又不会被发现的位置。不然我没法演绎他们。”

       “你……你他妈的还把头探下去看了?你吊在半空中开展你那该死的演绎法?” 不行,忍住,John Watson是遵守校规的好学生,不能在教职工电梯里殴打同学。

       “是的。” Sherlock诧异地偏了偏头,露出一个“这有什么问题吗”的表情。或许是终于意识到John的表情有些不对(有杀气!),他又补充道:“我又没真的掉下去。”

       电梯门适时地开了。确实很适时,否则Sherlock的鼻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回到家,John刚放下书包,手机就响了。(为什么每一次时机都如此恰到好处?)

       “明天上午九点,在学校旁边的那家意大利餐厅见。解答你的疑问。SH”

       哦,John扔下手中的书包背带。明天将是一个愉快的周末——当然,前提是Sherlock不说出什么欠扁的话让自己把他揍一顿。

Chapter 1

      Part 1

      Part 2


Chapter 2

      Part 1

      Part 2

      

Chapter 3

      Part 1

      Part 2

      Part 3


Chapter 4

      Part 1

      Part 2

      Part 3


【神探夏洛克】酒后驾驶是要罚款的(福华同人/腐/H/慎入) UP主: 八十四号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36277

你们看啊,夕阳无限好。

魁北克,蒙特利尔。

  • 本文的时间设定在Sherlock跳楼后的第一个春天。

--------------------------------------------------------------


1

       John知道自己不该喝得这么多的,即使今天是春天的伦敦难得的明媚的好天气。

       说起来Greg都是一片好心,借酒浇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可是苏格兰场突然有个紧急案件叫他去处理,于是他就一溜烟儿地跑了,留下John一个人看着半空的酒杯,眼神空洞地回想那些他们一起办案的时光。

       对于Sherlock来说,Lestrade简直就是他的圣诞老人。每次Lestrade带来一些或有趣或无聊的案件,Sherlock就会或多或少地发挥他那惊人的天赋帮助愚蠢的苏格兰场脱离困境,然后附赠一些会让John想切掉他的舌头的小小问候。有了Sherlock的帮助Lestrade从来都不用担心那些所谓的疑难案件,反正那个预言家附体的家伙最后总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可是如今……如今人去楼空,破案的效率降低了不算,伦敦的犯罪分子似乎也越来越猖獗。

       John苦笑着扶额,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这下Sherlock就不会整天嚷嚷着无聊了。他岂止不会嚷嚷着无聊了……他再也不会无聊了,他都已经死了啊。

       是啊是啊,人都死了。

       John将瓶中的酒一饮而尽,推案而起,付了账走出小酒馆,侍者看他神志还算清醒就没有要送他。

       今天确实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看到对面楼顶上的蓝天白云时John晕头转向地想。在好日子里……人们应该干些什么呢?

       

       等John结束他晕头转向的思考,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绿草如茵的小山坡上。哦,确实,到公园走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等等,绿草如茵的山坡上为什么会有一个刻着字的黑色石碑?John走上前去,想要看清楚上面刻的是什么内容。

       其实他早就看清了,只是不肯承认,一如他固执地不肯接受Sherlock已经离世的事实。果然,即使喝醉了酒,也会不由自主地跑到他的墓地来……吗。

       墓碑上的生卒年月几乎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光滑的石碑,黑色的大理石吸收了太阳的光和热而微微带上了温度,一如坠楼之日他触到的Sherlock苍白的手腕,犹有余温,但已是无动于衷地僵硬而令人心碎。

       他拒绝回忆当天的场景,但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的坠落却一再将他从梦中惊醒。他不止一次地懊悔、自责,如果当时在巴茨医院的实验室他没有离开,如果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他不是听从Sherlock的指令站在原地而是冲上去把他从天台边缘拽回来,甚至是如果他没有被那辆鲁莽的自行车撞倒……他是不是就能救回他的侦探,那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伟大的咨询侦探,至少就不会在这里描着墓碑上的名字独自黯然神伤。

       John觉得有些头晕,就在墓碑前面坐了下来。不知是不是Mycroft的恶趣味,墓旁种了一棵小小的桃树,阳春时节,桃花正开得灿烂,三五只蜜蜂上上下下忙活着,硬币大小的粉红色花朵再次灼伤了他已是泪水朦胧的双眼。所有用环境描写衬托人物心情的文章都是假的,John盯着嫩黄的花蕊想,这样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只能让他的痛苦雪上加霜。

       “说真的,你究竟为什么要在电话里说那些话,对我——尤其是对——口口声声地‘承认’你是Moriaty所声称的那种大骗子,还要我把那通电话当成你的……遗言,”John费力地吞咽了一下,“要我把它公诸于众?要全世界都相信你是那种沽名钓誉损人利己的无耻之徒?”

       “还有,你为什么要从那栋楼上面跳下来——无论是为了证明清白、维护尊严或是任何别的理由——跳下来,在我面前跳下来,让那些愚蠢无知的自以为是的媒体大肆渲染你‘畏罪自杀’的头条新闻,让我……”他更加费力地抽了一下鼻子,“媒体的风向总是在变的,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某一天就开始致力于为你恢复声誉呢?”

       “Sherlock,我知道你一向都喜欢一些小小的恶作剧,你每次都能骗过我……这次你也成功了,我哭也哭过了,葬礼也举行过了,你墓前的桃树都有胳膊粗了……总之,一切都该结束了,你也该回来了吧?”

       他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借酒消愁愁更愁”的灾难性后果,足以将人压垮的沉重的悲伤随着血液的流动充斥全身。John多么希望能看到Sherlock从随便什么角落(也许是从墓碑里)蹦出来,向他狡黠地眨眨眼睛,带着那种戏谑的笑容嘲笑他又一次上当受骗。

       “这句话我半年前说过,现在我再说一遍。我不奢求什么,只要再出现一次奇迹,只要你再给我一个奇迹,只要你……活过来……就好了。”

       酒精灼烧着他的大脑,所剩无几的理智终于被一举攻破。眼泪争先恐后地夺眶而出,洒在绿草如茵的墓地上。曾经号称千杯不醉的前军医,目睹了血肉横飞的残酷战场的前军医,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的前军医……也有在某个人墓前醉倒哭晕的这一天啊。John苦笑着,眼前的世界渐渐暗了下来。

       外面媒体铺天盖地都是还你清白的消息,Sherlock你听见了吗。


2

       Sherlock不是特意要跟着John来到这里的。他的本意是去找Lestrade的,但是他找到小酒馆的时候敬业的警长已经收到紧急通知赶回苏格兰场了,于是他就看到了独自一人自斟自饮的前军医。

       然后他看着那个家伙明明喝得酩酊大醉却还假装清醒地强撑着礼貌地付了酒钱,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他连忙跟了上去。

       Sherlock承认自己没有料到——John总是能给他意外——没有料到John会来自己的墓园。哦,那棵愚蠢的桃树,真不知道Mycroft安的哪门子心。

       他站在半年前他曾站过的那片阴影中,听着John喃喃地说出那些也许John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话。

       One more miracle.

       说起来轻松。他又何尝不想走过去拍拍那个颤抖的肩膀安慰痛哭流涕的前军医,只是……还有一个伦敦等着他来拯救呢。

       开玩笑。

       

       最终John倒在了墓碑前,一半是因为酒精,一半是因为过于沉重的悲哀。

       现在Sherlock无非有两种选择,要么叫Mycroft派几个人过来把John搬走,要么自己上去把John弄到巴茨医院或者221B去。

       第二种想法让他浑身一激灵。是的,他非常理智,但不是冷血,还不至于冷漠到听了John两次求他回来还完全无动于衷。

       有一只蜜蜂好奇地在他头上转圈,洒下几小粒花粉。

       Sherlock发现自己已经迈步朝John走过去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比起一醉不起的室友,伦敦又算得了什么。


3

       John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Sherlock那张苍白瘦削的脸。

       一秒。

       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吗?闭上眼睛再来一次。

       两秒。

       那么就是我在做梦。好吧,这样的梦多做一会儿也无妨。

       三秒。

       嗯,最好一辈子也不要醒来。现在应该说些什么呢……

       “John,别傻了,你没在做梦。”低沉的嗓音把他的思绪震得七零八落。

       John困惑地四下张望,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久违的221B客厅里,并且没有通常宿醉会造成的头痛。又一种可能性窜进他的脑海——

       “我死了吗?”

       “没有。” 没有,我的傻室友,是我活了。

       又过了几秒钟,John终于反应过来:“God!Sherlock,你没有死?”

       “遗憾得很,” Sherlock摊摊手,“没有。”

       “你……”John放任自己的大脑当机了一会儿,然后遵从最刻不容缓的那条指令,扑上去狠狠地一拳把那张欠扁的笑脸揍进了沙发里。

       两秒钟后,Sherlock捂着鼻子慢腾腾地坐起来:“John,虽然我并不喜欢正常人的礼节,但是比起热情地打肿我的脸我还是更愿意要一个无聊的握手或者拥抱作为欢迎——”

       没有等他完成尾音,John就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个“无聊的拥抱”。扑面而来的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没错,这一切都是真的,Sherlock是真的,221B也是真的——真实得仿佛他从未离开过。

       John松开被他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侦探,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那么现在,欢迎仪式已经结束,下面有请伟大的Sherlock Holmes先生来就他死而复生的经历发表演说。”

       “长句的语法编排得不错。” Sherlock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领带(天啊他居然穿着西装),“不过在我发表演说之前,我想要喝一杯茶。”

       还是这副指使人的臭脾气。John半是不满半是无奈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等到他泡好茶用盘子端着回客厅的时候,John不由得大吃一惊:茶几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窗帘拉开了,金色的阳光高兴地照进来。刚才还盘着腿窝在沙发里的某只卷毛此时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不知什么时候摆到茶几前的两张椅子的其中一张上,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好像幼儿园等着老师发糖吃的小朋友。

       ……这是怎么了?John小心翼翼地放下茶盘,转头看了Sherlock一眼——后者正用蓝汪汪的眼睛注视着他——马上以两倍于前的速度转了回来,小心翼翼地在对面的那把椅子上坐下,往一杯茶里丢进两块糖,递了过去。

       “谢谢。” Sherlock接过茶杯,开始以一种安静而稳定的频率搅拌那杯茶,眼睛却一直目不转睛地密切关注着John的一举一动。

       John被他盯得浑身发毛,欲盖弥彰地端起自己的茶喝了一口,假意欣赏了一下茶盘的花纹,又重新将视线移向室友——Sherlock仍然以那种洞察一切的眼神注视着他,灰绿色掩映下的眸子波涛汹涌。

       “你……收拾了桌子?” John竭力以一种平和的语调问出这句话。

       “如果你的习惯在这半年间没有什么改变的话,” Sherlock终于停下搅拌的动作,在杯沿上刮净勺子上沾着的茶汁,把勺子放回茶盘上,“我相信你更喜欢在一个整洁的环境中喝下午茶。”

       “我……下午茶?” John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挂钟,天啊,他居然睡了二十多个小时。

       “是的。” Sherlock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口茶,看到John躲开自己的目光略微不知所措地舔了一下嘴唇。唔,他的习惯确实没怎么改变,不是吗?

       两人就这样在诡异地安静的和谐中相看两不厌,其间Sherlock安然自若地喝着他的下午茶,John则在他不动声色的逼视下节节败退。

       “我记得你答应过要解释你死而复生的经历的。” John忽然想起这茬儿,连忙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提了出来——天知道他都快被Sherlock的目光烤化了。

       “啊哈。” Sherlock放下杯子,“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4

       关于Sherlock Holmes和John Watson的那顿下午茶最后喝得怎么样了,我们无从得知。

       不过,据有关人士透露,后来这两人常常造访苏格兰场,出入成双。

       还有可靠人士称,从那次以后,侦探都没怎么再用杯子喝过下午茶。


       后来,John每次想起这次戏剧性的重逢,都觉得是自己两次在Sherlock墓前祈祷感动了上帝。

       Sherlock每次想起自己当天完全不受理智控制地选择了现身,都觉得是因为种在自己墓前的那棵桃树开得如此灿烂,以至于为自己带来了这辈子最不容错过的桃花运。


--------------------------------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侣

祝 @殳冉 生日快乐

                中考大捷

                万事胜意

               

脏话预警。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

友好的目录

--------------------------------------------


Part 2


       " IF YOU DARE TAKE ANOTHER STEP FORWARD, I SWEAR BY THE SAKE OF GOD, THAT YOU SHALL REGRET IT." 

       巨大的声音在整间教室里回响,震耳欲聋。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发现四周除了他们之外空无一人,只有广播系统的喇叭在不紧不慢地闪着红光。

       “谁?” 三人中的一个大喝一声。

       “一个能说出你所有前任女友的名字的人。” 尖锐的杂音刺得人耳膜生疼,“所有前任女友的名字,所有曾干过的伤天害理的事,所有你应得的惩罚。” 声音顿了一下,又冷冷地补充,“以及有能力把所有惩罚都付诸实践。”

       “吃你妈的狗屎去吧!” 为首者大笑,粗俗地回骂,“谁信你的鬼话?”

       “你们今天早上在学校的花坛里埋了一双球鞋,然后往泥里撒了泡尿。上午逃课,到旁边的树林里掏了四个,不,五个鸟巢,把蛋生吃了,还没有擦嘴。中午你们向别人打听了John,得知他最后一节是天文课后便来到这里守株待兔,其间顺手牵羊了那个人的耳机。还需要我继续说吗?”

       那三个人震惊地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慌慌张张地把一截露出来的耳机线塞回口袋里。John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天花乱坠的推理大概也只有Sherlock会作得出来,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至少现在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了。

       也许过了几秒钟,也许是几分钟,小混混的头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谁?”

       “这个问题我之前已经回答过了。” 声音中透出恰到好处的不耐烦和怒火,“不要把我想成什么教务处的执政员。你们选错人了,知道吗?John Watson是我的猎物,他只能由我一个人来处置,无论是打残他也好,杀了他也好,都绝不允许别人来插手。听明白了吗?”

       那三个人似乎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现在,我诚恳地建议你们——”声音中带着一种阴沉的笑意,“最好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间教室。”

       随着最后一个词掷地有声地落下,一个长方形物件从敞开的窗口飞了进来,“啪”地落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

       “嘀,嘀,嘀,嘀,嘀……”在那个疑似定时炸弹的方形物体发出的倒计时声中,那三个家伙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教室,最后一人还不忘善意地带上了门。

       John呆呆地盯着显示屏上鲜红跳动的数字,5,4,3,2,1——

       “嘀嘀嘀嘀!Time's up.”略带搞笑的机械音响起。

       哦呵,原来只是个定时器。

1 / 2